后遗症
作者:啊妖      更新:2024-02-12 15:51      字数:1862
  他吃完药后就回去缩在垫子上,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你在一旁的书桌上处理着一些琐碎文件,这段时间本来是你的假期,结果卡铎不仅把沃尔交给你看管,这几天又出去参加东部联盟召开的会议这些本该由他处理的事程一部分落到你头上,说好的假期过得比出任务的时候还累。
  由于亚伦营地的沦陷,东部防线被推进了。有联盟支持的边缘地带防守可比你们的要坚固许多,一个营地的失守意味着那边聚集着的异形兽很有可能有了头兽,如此快速的攻陷一个有重型武器的营地恐怕等级不低。
  这个世界异形兽有三类,小型异形兽一般是本土生物变异,外形各异,保留着原本物种的形态特征,只是体型比原本的更大,攻击性也更强,这是属于比较好对付的。
  大型异形兽是体型在4-7米左右的巨兽,本体不明,来源于荒野深处,有较强的恢复能力和一定的智力,根据体型又划分为abc三个级别。大部分头兽都是中型异形兽。
  最后一类异形兽只在它们最初大规模进攻人类城市的时候出现过,体型不定,本体不明,无详细记载,只有一句话将它与其他两种异形兽划分,智力明显高于其他异形兽且有控制头兽的能力,被称为异种,有人提出过把异种区别于异形兽列出为一个族群,但资料实在太少不足以支撑起这个论点。
  在结束最后一份批文后,你转着笔思索着卡铎是否会借着这次机会和东部联盟达成作战协议,这对你接下来规划任务路线有根本上的影响。
  你在心里拟定了几种预备方案,思绪纷杂,牵扯过多,最终决定洗把脸把这些琐事清干净,先睡个好觉。
  从洗手间出来,阳台外夜色已经被压得极黑,你揉着僵硬的后颈,放松下来后头脑昏沉沉的,路过沃尔前一秒你还在想着他总是用那个姿势睡觉,缩成一个团睡醒后不难受吗,下一秒原本一动不动的人伸出手精准的抓住你的的脚踝,将你往身边一拽。
  你身体失重腾空向后跌落,在与地面接触的前一刻本能旋体翻滚撑住了地板才不至于太狼狈。
  被困意侵蚀的神经被这大起大落强制开启,你缓了几秒起身,一步一步走到他身前。
  先前拽着你脚踝的罪魁祸首从原本的位置坐身,目光先是凝视着阳台外的暗沉的黑,再迟缓的沿着地板到达你的落脚处。
  “为什么,解释。”
  你声音压得很低,被惊退的睡意鼓动着心脏,黑眸里糟糕的情绪外露落在他身上。
  他睫毛颤了下,抬起头,眼睛里一片懵懂,像是在艰难判断着一句哲语,最后有些迷茫的说:
  “不知道……只是突然很想伸手。”
  “哦?”有些冷意的回应从你嘴中吐出。
  “好困,好疼,在等你睡觉,”他将感受一点一点努力的刨开形容着,像个不会表达自己的孩童,“你什么时候想睡觉啊?”
  “本来,现在,已经,可以了。”你学着他的断句,你也困,手刚才砸在地板上现在也疼,在被拽住摔到前非常想睡觉,并且你离你的床只有三米!
  “哦,”得到你的回答后他好像确认了什么,抱着你扔给他,他之前从来没有用过的枕头在你的眼皮子底下爬上了你的床。
  然后坐在床边巴巴的看着你,你被这眼神恶心的全身一抖,像是什么纯良的小动物身上出现的眼神,要知道现在除了人工饲养做肉食的,野外那些被定义为“纯良”的小动物本体都快灭绝了,更别说在人身上看到这种眼神,还是在他身上出现。
  你总算意识到这所谓的副作用了,为你的假期过得如此丰富由衷叹了口气。
  “下去,你的‘床’在那,”你指了指垫子的位置,“去这睡。”
  你尽量用简单的话,估摸着他现在状态懵懂的孩童,怕他无法理解。
  “硬,不舒服。”他向床里挪了挪。
  “给你被子。”
  “……”
  “听话。”你僵硬的憋出这么一句,你上次对付难缠的小孩子还是穿越之前的事。
  他没有出声,你们就这么僵持着,在你要过去把这大龄儿童扔下床之前,他慢吞吞挪下了床。
  “沃尔听话,很乖。”
  你诡异的看着他挪到你身前,低着脑袋,眼睛亮晶晶的包含着某种期待。
  什么意思?
  比你高小半个头的男人拉起你的手放在头顶,催促着你:“摸脑袋,很乖。”
  ……
  你说不清此时是什么感受,如果这种情绪是突然出现的并且再强烈许多倍,那可以称为惊吓,他在缓慢可持续的惊吓着你。
  手机械的在他脑袋上一顿乱揉,他的发丝软而细,在你指缝间穿梭,有点痒,手感还不错,即使主人还在状态外,脑子却自动给出来了评价。
  在他顶着被糟糕手法揉的乱糟糟的头发回到他的垫子上,窝进新拥有的被子里后,你在关了灯的房间里站了很久才回到床上。
  没想到三米的距离能发生这么多事,你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困意全无。
  明白了沃尔为什么那么抗拒这药,你举起揉过他脑袋的手,感慨道:
  太可怕了这后遗症。
  此时的你还没有意识这只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