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他也死了
作者:别蛋      更新:2024-02-12 15:50      字数:3300
  我近几天不太和易丞说话,除了补课时的几句必要的交流。他在看书,本子上写了好几段笔记。而后他盖上课本,慢悠悠地提醒我:“老师来了。”
  我连忙专心看题,他把笔记本往我面前一推:“看不懂的可以问我。”
  明明我才是那个比他多学一年的人。没有面子了。
  “你不要骗我。”我突地拽住他衣领,“你…也死了?”
  他包住我的手,“不骗你。”
  “可是你…”我始终觉得哪里不一样,“你怎么跟你哥越来越像了。”
  “我死过一次。”他松了表情,耐心地回我:“而且我已经快成年了。按理说,我的心智是和你一样成熟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喜欢逗我。我只是一开始被你吓到了而已。那天在酒吧。”
  他说的是许久以前。我抽了抽嘴角,我承认自己性格古怪,还喜欢自以为是。脑补了一场饿狼捕食小绵羊的复仇戏码,可易丞从来就不是小绵羊,他懂很多,他的温柔只是因为喜欢我而已,而且他也很聪明,成绩顶呱呱的好。现在看来,我在他面前突然没有嚣张的资本了,自诩姐姐,结果就是一头猪。我什么都做不好,只想着冲动行事,所以我十分讨厌易矜。现在易丞让我害怕,在我心里他和易矜不同,我不会讨厌他,只好犯怂,就跟前几天晚上一样,被他压在身下,逃还不行吗?
  “我也没说你笨…”
  “你说我蠢。”他似乎不在意我们在何处,“我只是需要时间接受。毕竟你是我姐姐。”
  他顿了顿,看着沉默收敛的我:“是不是不解释,你就会永远觉得我是个只会脸红的小鸡仔?”
  不可否认。我把姐姐这个定位看得太清楚,总认为易丞比我小。后来说在一起的是他,向萧盛坦白关系的也是他,他不断靠近不断挽留,我却以为穷途末路,接受了萧盛的安排。
  我说不出什么辩解的话。
  “那你怎么还喊我姐姐?”
  “我也不想。”
  他迅速得出答案。
  “喊我楮楮…”我蚊吟般细语。
  “楮楮你闭眼。”
  我知道他的图谋,听话闭眼。
  “感受到了吗?”
  我眼前一片黑暗,“感觉到什么?”
  “我的爱。”
  好土又莫名其妙的话。
  我正准备睁眼,易丞就捂住我的眼睛,手掌捧着我,不容置疑地将我的头往前送。
  我憋着气呛了口,推开他:“你疯了!”
  “我没疯。”
  他偏执地将我压在身后的墙壁上,我的手抓住桌沿,害怕地看着门口。
  “你死了知不知道!”他的语气极其愤怒,临界爆发。我被他吼的一愣,湿了眼眶。
  “我难道想这样吗…”
  易丞偏头用唇细细地碰我的脸,“那就不要躲我。你不知道我有多绝望。”
  他掰着我的脸,吸住了我的唇瓣。我皱眉,口齿不清地解释:“老师会来的…”
  “今天晚上来我房间。和我睡。”
  易丞放开我,“我把之前发生的都告诉你。”
  不像上次的光明正大。我等到家里都熄灯了,才偷偷摸摸进了易丞的房间。
  刚锁上门,男孩的大掌就揽起我,将我放在床上。
  “小丞。”
  他的眼睛晶亮,即使在昏暗的房间里,也显得熠熠生辉,“嗯?”
  “你不是要告诉我的吗?”
  “我不这样说你就不会来。”
  我被他气笑,无奈间内裤已经被他拉下。
  “嗯…痛…”
  易丞看了眼,然后没有再急着进去了,而是伸进两根白净的手指,慢慢抽插。
  “啊哈!不要乱动!受不了…”
  他的指节弯曲,在那块软肉上勾起。
  我愤愤地抓他,他肌肉线条流畅的手臂上留下痕迹,“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吃素的。”
  炸毛的猫儿当然不是吃草长大的。但长大的奶狗实力不可小觑。
  易丞抽手,“那要我进来吗?”
  粗长的阴茎,微微上翘,欲仙欲死的玩意儿。
  还是很想的。
  啊,他到底在干什么啊,以前怎么不见他这么…会耍把戏。
  我脑中突然响起他那句怒吼——你死了知不知道!
  像个落寞无助孤零零的小鸡仔。
  心脏蓦地一阵紧缩,搞得像失去全世界一样,又不是只有我了。他还有妈妈和哥哥啊。
  易丞没听见我的回答,他自嘲地勾唇。
  我被他抬起臀,失重坐下。甬道是湿滑的情液,很顺利,密密麻麻的酥意窜进脑里,我失声看着他,聚积的快意将理智挤得半点不剩。
  易丞占着上风。茎头是勇猛的先锋,要把我打败。我攥住身边皱巴巴的床单,反复地摇头,连不要这两个简单的音节都发不出。
  “你好像要被我爽死了。”
  温润的少年嗓音,带点情欲尾音抑扬。他低头舔湿了我泛白起皮的嘴唇。
  “啊…爽…要被插死了。”
  言外之意让他不要这么猛。我的眼角凉凉的,泪水干了还会流,分不清是泪还是汗。
  他钳住我的腰,猛力地撞:“不要说死。”
  我看着头顶的易丞,他十分慌张,泛了红晕的脸颊是使出全力的证明,墨色的瞳盯住我的唇:“不要说。”
  “我嗯…不说了。”
  他卸下包袱,合并我的双腿,最后冲刺。我先他一步高潮,连连娇喘。易丞快速抽出,在我肉缝上,大腿内侧运动。白色的精液流满了我的臀,易丞搂住我的腰,说了声对不起。
  我转头捧住他的脸,抚平了他紧皱的眉。
  “我又不是不喜欢你了。”
  “我没有在意这个。”他与我对视,“我只在乎你活着。就算你恨我,我也要把你捆在身边。不论你是死是活。”
  不同以往的认真。这样的认真很固执,我怔住,“我那时候…你看见了吗?死得很丑?”
  “你什么时候都很好看。”
  我微微羞赧。他刻意避开这件事,我生怕他还有顾忌,啄了啄他的下巴,然后钻进他的怀里,他帮我拉上被子。
  “我不离开你。”
  发誓是一件很简单的行为。但我不能保证未来,毕竟除去蒋慕然,还有萧盛和易丞妈妈。可是他也太爱我了,很多时候人都不会承认别人比自己爱得更多,但我不是,因为我一定比易丞爱的少,要不然我也不会走了。我安心地闭上眼,就算萧盛他们要反对也没有办法,我现在有了勇气。
  我抠着易丞的胸膛,轻笑道:“原来你这么爱我,什么时候啊,难不成是我帮你口的那次?”
  易丞闭着眼睛,任我挠他,他的鼻梁高挺,眉眼透着一股以前没有的冷清,他饱满的红唇微启:“很早就喜欢你了。”
  他睁眼,回想着:“第一天。你穿着短裙,腿很白,很好看。”
  我也回忆:“第一天。你低着头,耳朵都红了,我当时就想着怎么和你做爱了。”
  “看得出来。”
  他很平静,嘴角慢慢浮起笑意:“你的眼睛冒着绿光。”
  我不记得自己眼睛是不是冒着绿光。
  “你瞎说。明明是你老盯着我看。”
  “还不是因为你漂亮。”
  “那我变丑了怎么办?”
  “还是爱你。”
  我紧张地咬唇,莫名想哭。他凑上来吮吸一口。
  “我先回房了。”
  易丞静静地看了我一会,然后才放我走。
  上课的最后一天易丞帮我看了看试卷,嘱咐我晚上补课。
  肯定又是几套试卷等着我,于是我端着架子拒绝他:“不了,今天休息。”
  “减一点。”
  那也很多。
  我挂在他脖子上,蹭了蹭:“不做卷子好不好。我们只做爱。”
  他揽着我腰的手臂有力地圈着,身上有被阳光晒过的奶味,他的小腹鼓起,亲着我的耳朵:“这是不是你的策略?”
  “嗯。我用美人计,你上不上钩?”
  他咬住我的耳骨:“鱼饵呢?”
  我有点怕他真的就地解决,于是后退几步,“晚上告诉你。”
  我笑着跑下楼,留他一人无可奈何。
  楼下停了一辆车,我滞在原地,看着车旁的人收了车钥匙朝我走来。
  “怎么?傻了?”
  蒋慕然痞气地抬起我的下巴,我睁大瞳孔,使劲推开他。
  他像往常一样捆住我,我被他提了起来。
  我偏过头,躲过他的强迫,他语气突然恶劣:“萧楮你乖一点。”
  他的触碰让我恶心,我瞪着他,他反倒勾起笑,“真野。”
  他抬起头,看着不远处问道:“他怎么也在?”
  我急得使劲咬他:“你放开我!放开我死变态!”
  蒋慕然嘶了一声,三步并两步把我塞进车里。我倒在车座上,看见窗外易丞朝蒋慕然挥拳。蒋慕然挂了彩,我连忙爬出去,挡住蒋慕然,我的双腿还在打颤,蒋慕然低下头阴森地问:“要不你替我打他?”
  我吃痛地试图扣开他的手,抬起头又看见一个拳头。
  我被拉离蒋慕然,被易丞抱住。
  易丞打不过蒋慕然。这两拳已经激怒蒋慕然了。
  我捧着易丞的脸,语无伦次,“你别打了,他有病,你先回家…”
  “萧楮!你是不是没脑!”
  他头一次对我发火,我被他环在怀里,“我已经打电话了。别怕。你不会有事,嗯?”
  我抓住他的上衣两侧,崩溃大哭。
  积攒的恐惧,愤怒,无能为力顷刻崩塌,易丞摸了摸我的头,“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