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50)
作者:来只咕咕猫      更新:2024-02-12 15:50      字数:4966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佐助对那孩子好一点,至少不要伤害他。果然,泉奈还是在对佐助伤害到了千鸟有些在意。
  佐助看了看在角落里默默研究的千鸟,脸上带了些温暖的笑意,转头对泉奈保证,之前确实是我下手重了。但现在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把千鸟当做弟弟疼爱的。
  不单单是佐助,富岳和美琴也非常喜欢千鸟,也纷纷表态,泉奈大人请放心,我们也会把千鸟当做自己孩子的。
  其实看着千鸟的这张脸,完全是小时候的佐助稍微长大一点的样子,美琴和富岳就难掩自己对他的亲近,尤其是他们错过了佐助的这段时间,现在佐助已经完全长大了,甚至比他们强,比他们要高,是一个不需要依赖家长的孩子了。而且千鸟不单单是和佐助长得像,他是佐助的草薙剑,甚至是因为佐助地血液和查克拉化形,也是佐助的血脉传承了,从另一方面说。当然就更不要提,就是因为千鸟,他们才能与佐助重逢。
  千鸟,现在有思路了吗?如果没有的话,不妨把晚饭吃了再继续?泉奈看烛台切光忠已经过来请示了,千鸟那里也还没什么进展,就唤千鸟先来吃饭。
  千鸟一时半会确实没什么灵感,就算是他,也做不到短时间内快速造出一张卡牌,听到泉奈喊自己就应下了,唔,这就来。
  今晚是难得的全家人都聚在一起的晚宴,尽管场地有些简陋,但还是无比欢快和热闹的。泉奈这位长辈坐在主位,千鸟就在他右边,千鸟的另一边当然坐的就是佐助。担心佐助失去一条手臂行动不便,千鸟颇有孝心地帮忙夹菜,把佐助盘子里的菜堆出来一个尖尖。
  这些已经够了,我自己可以。佐助看着满满当当的菜,连忙阻止了拿着筷子犹豫给他夹哪道菜的小刀子精,自己这么大人了,还要靠小孩子还照顾,佐助可不想这样。
  千鸟才不管,手中动作不停,运筷如风,主人太瘦了,一定要多吃一点。而且我们是搭档,这样照顾佐助是应该的。还伸出手指了指旁边的典型案例-闹脾气不吃饭的和泉守兼定和哄着他吃饭的堀川国广。
  佐助无奈,劝不了千鸟,只好接受千鸟的好意,埋头吃饭。
  饭后,几个人还没下桌,孤家寡人的泉奈发话了。
  佐助在这里我就放心了,你和千鸟留在这里,你可以带着千鸟随便走走逛逛。我去找斑哥,千鸟,你的魔法卡借我一下。
  千鸟二话没说,把卡牌掏出来交掉了泉奈手上,泉奈前辈,关于时间的卡牌尤其消耗灵力,一定要把握好时间。
  当晚,看着别人都阖家团圆的泉奈就出发了,踏上了去四战战场的路。没错,泉奈从千鸟口中得知了全部的经过,准备选的时间节点就是斑获得柱间细胞的全盛时期,只要赶在黑绝前面把斑带出来,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留在营地的千鸟,则是一晚上没睡,他想尽快把有治疗效果的卡牌研究出来,早点把佐助的断臂接上。
  第二天,佐助见到的就是顶着两个黑眼圈,手里兴奋拿着卡牌,像一颗小炮弹一样冲过来的千鸟。
  第83章 正文完结
  加州清光手里拿着拿着一件外套, 加快了速度才赶上出奇兴奋的千鸟,把外套给他披在肩膀上,主人!昨晚一晚上不睡觉也就罢了, 这么冷的天气还只穿着单衣出来。如果主人生病的话,可是要让药研开药的哦~
  知道了, 清光。不过有吉光在的话, 药研的药轮不上我来实验。千鸟再次庆幸自己运气还不错, 把唯一的剑锻出来了。
  安抚好加州清光后,千鸟拉着早早起来练习的佐助斗篷的一角,示意他跟自己进帐篷, 佐助, 我有办法了, 你要来试试嘛~
  虽然是问佐助的意思, 但手上的力道一点不轻,显然千鸟也是固执的性子, 一定要佐助接受手臂治疗。
  佐助只好跟着千鸟一起走, 被他拉到帐篷里面后,就看着千鸟拿出来一张绘着华丽花纹的纸片,把灵力赋予那张纸片, 然后一个手掌大小, 背后长着一双白色羽翼的小精灵钻了出来, 手里拿着一根细小的火柴棍一样的东西。被召唤出来后, 这个小不点发现佐助残缺的左臂处, 立马就兴奋起来了, 煽动小小的翅膀, 瞬间飞了过去, 小法杖挥舞了几下, 佐助感觉伤口处有种又麻又痒的感觉。
  等炫目的白光散去,佐助看到的就是一条全新的手臂了。佐助盯住自己的左臂,慢慢活动了一下手肘和手腕,失去的左臂又回来了,佐助一时间还感觉有些不适应。但随着慢慢活动几下,这种生涩感就消失了,这条手臂用起来完全没有任何陌生感,就仿佛是自己原生的一样。
  千鸟也在眼睛不眨地看着这一幕,等佐助停下来,就迫不及待问他的感觉,佐助,你感觉怎么样?语气中有期待,还有一点点小孩子邀功的意思。
  佐助用新长出来的左手揉了揉千鸟和他如出一辙的刺猬短发,直到把千鸟打理好的黑发揉成了乱糟糟的鸟窝才停手,还可以,这次多谢你了。
  听到动静的宇智波一家人也都出来了,包括没有事情做,沉迷在做饭中的宇智波鼬,看到佐助的手臂长出来了,简直是喜出望外了。
  佐助,真的是太好了,这可真是多亏了千鸟了。美琴轻柔地帮千鸟把被揉乱的头发打理了一下,千鸟,总是这样麻烦你,有什么是我们可以为你做的吗?宇智波不是喜欢欠人情的一族,而且他们能耐大,基本上也很少有欠到人情债的时候,这还是第一次得到别人这么多的帮助。
  三个人都明白,如果没有千鸟的话,他们可能根本就见不到佐助了。而且单看佐助断臂都一年了,也没有医治,显然是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所以才一直没有治疗。也多亏了千鸟,佐助的手臂才能完好如初。
  千鸟他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他们帮忙的,能够自己想办法把他们复活,还能短短一夜的时间就想到了治疗佐助的方法,似乎也是没有什么他办不到的。更关键的是,千鸟可不是自己一个人,他身边的几十振刀剑看起来都是以他为中心,能够把他照顾得面面俱到。所以美琴才直接问出来了,因为实在想不到什么法子了。
  千鸟本来想说不用的,但看着美琴诚恳的眼神,对宇智波性格也有深刻了解的他,只能说出点什么好让佐助的家人能够安心。
  但,说些什么呢?
  千鸟看着走过的宗三左文字,被搁置已久的想法重新跃上心头,美琴大人,可以请佐助和你们一起到另一个世界我的住处居住吗?我的本丸可是很大的,而且佐助这些年在忍界打打杀杀,受了不少伤,也到了退休养老的年龄了。
  此外的话,佐助可不可以在我的刀身刻下你的名字呢?我也想像宗三一样,身上留下佐助的标记,毕竟我可是佐助的爱刀。说着,千鸟又不着痕迹瞪了佐助身后的新刀一眼,这家伙哪哪都比不上他,佐助的爱刀称号可是只能给草薙剑一个。
  美琴有些为难,这件事情主要还是看佐助的意思。但他们既然是从过去中复活的人,如果不想躲躲藏藏一辈子,去新的世界似乎更好一点。
  佐助,你怎么看呢?
  佐助了然,母亲和父亲既然没有直接拒绝,想必也是有些意动的。佐助自己是无所谓去哪里的之前,但现在不一样了,他的家人又重新回来了,那他就是不再是单飞的鹰了,而是傍晚归巢的鹰。
  在四战之后,佐助之所以没有接受鸣人的邀请回去木叶,一方面是不想去木叶这个埋葬了宇智波族人的地方,另一方面是佐助想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整片忍者大陆。佐助并不认同鸣人带来和平的方法,但佐助想要以自己为五大国统一敌人,通过让五大国针对自己这个强大敌人而实现内部和平的方法,也略显稚嫩,只能带来短暂的和平。
  这片腐朽的忍者大陆,佐助已经全部看了个遍了,木叶现在也已经在鸣人的领导下有了点样子。佐助现在对这里没有什么执念了,现在他想做的就是陪在家人的身边。忍界不再需要他,甚至他们敌视他,而现在需要他的是父母和哥哥,还有自己的刀子精。
  那就随千鸟的吧。
  千鸟听到佐助的回答,情绪高涨到了极点,这一趟果然没白来,终于能把老父亲接回去了,主人,那边也有很多有趣的小世界,可以随便玩的。魔法卡牌的出处就是一个魔法世界,泉奈前辈也去了一个用咒力作战的世界。
  如果让时之政府听到千鸟这句话肯定要吐血,谁专门制造出小世界给你玩的?
  正说着泉奈,泉奈立马现身了,看起来泉奈行动的效率很快,就一晚的时间,就把斑也带过来了。
  小千鸟在说些什么呢?听到了我的名字。泉奈被须佐带过来的,刚落地就听到千鸟在说自己。
  千鸟听到声音,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己的心理阴影-宇智波斑。虽然直到泉奈是要去找宇智波斑,千鸟也做好准备了,但真的见到了一身强大气势,甚至须佐都没有解除的宇智波斑,曾经被宇智波斑一手抢过了本体草薙剑刺中了佐助的千鸟,立马无意识地往佐助后面躲了躲。
  真不是千鸟心理素质太差,而是这个男人他太强了,如果不是后来被黑绝掏心窝子暗算了,千鸟估计佐助和鸣人可没有那么容易打败他。宇智波斑是因陀罗的转世,更不要说还有柱间细胞在手,更重要的是他的作战经验可是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多,能够自己一个人包围几万的忍者联军。大筒木辉夜和斑一比,除了查克拉多,真的没有别的优势了,就连对敌都要靠好大儿黑绝出主意。
  佐助自然是护着自己的小刀子精的,把自己的须佐也亮出来,毫不畏惧地和斑正面刚。
  斑本来没有什么打架的打算,但宇智波本身都是有些好战基因在身上的,佐助又是他见到的难得一见的能够看上眼的后辈,于是两个好战的人一对上眼,不管后面的家人了,直奔遭受到无数次无妄之灾的终结谷,留下一地的人在原地目瞪口呆。
  泉奈前辈,他们这是?鼬怎么能放下心,那可是老祖宗宇智波斑!
  千鸟这时候也不害怕了,泉奈前辈,我也要过去,佐助他的新刀不好用!说着就要召唤自己的小鹰出来。
  今天又是每日一拉踩佐助新刀的千鸟。
  泉奈都无语了,就小刀子精这点战力,插脚到宇智波斑和佐助两位因陀罗转世的忍者的战争中,还没等他们分出个胜负,第一个灰飞烟灭的就是千鸟。
  哦?小千鸟要去?等你什么时候学会地爆天星我就放你过去。
  千鸟被泉奈揪住后脖颈,像一只张扬舞爪的猫被制裁了,瞬间蔫了下来,眼里都是控诉,泉奈前辈明知道我没有写轮眼的。
  那就好好修炼。泉奈语气严厉了一点,自从见到佐助,这小刀子精每时每刻都跟在佐助后边,平常的修炼都不管不顾了,斑哥和佐助都有分寸的,只是活动一下筋骨。
  听泉奈前辈这么说了,鼬才稍微放下心,看着被泉奈说了一通蔫耷下来的千鸟,就想起了小时候自己没有时间陪佐助修炼时小佐助的表情,泉奈大人,千鸟他还小,难免会有些懈怠的情绪,我来带他修炼吧。
  鼬现在的水平就是灭族之夜的实力,佐助是指导不来了,但指导一下千鸟还是绰绰有余的。以前鼬总是事情缠身,没有办法陪佐助修炼;现在他没什么事情做,甚至都要在厨房泡着消磨时间了,时间倒是有了,可惜佐助的水平也远远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指导的。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真的错过了。
  走吧,千鸟,我来教你。可惜那时候没有时间陪佐助。鼬带着千鸟去了森林里,开始一对一带教。
  千鸟现在对上鼬还是够呛,实力上以及经验上的缺乏,让他几乎对练上几乎占不到上风。一上午过去,千鸟就没有停下,累的靠在树干上气喘吁吁。
  你这个小崽子,怎么写轮眼都没开?
  千鸟听到格外熟悉的声音,僵硬着往声源看去,果然是打完架回来的斑。
  等等!斑为什么会过来!
  我是你的大伯,没想到泉奈竟然都有孩子了。宇智波斑上下打量了一下狼狈的千鸟,单勾玉都没有,看来是需要好好操练了,果然是泉奈太疼爱孩子了。
  千鸟看这位老祖宗有亲自上手教自己的想法,等等!我不是泉奈前辈的儿子,你认错人了。真要被宇智波斑操练,千鸟半条刃命就没了。估计要天天被刀剑们扛去手入了。
  泉奈好险正好赶过来了,斑哥,昨晚时间有限,还没有跟你说起千鸟的事情,他是佐助的草薙剑,算是宇智波这一代唯一的小辈了。
  草薙剑?斑毫不费力从千鸟手中把草薙剑拿了过来,就是这个?兵器什么时候也能变成人了?
  泉奈从斑手里把草薙剑拿回来,递回到千鸟手上,千鸟有自己的奇遇,是宇智波唯一能成精的兵器呢。
  哈哈哈,竟然是这样。斑的大手在千鸟单薄的肩膀上拍了拍,转头把自己的大团扇取了出来,既然这样,交给你了,看看能不能让它也有人形。
  千鸟:我看你在为难我小刀子精。
  千鸟把求救的目光投向泉奈,泉奈弯下腰凑到千鸟耳边,斑哥送你的见面礼,好好拿着吧。
  泉奈过来是找他们三个人的,因为这里不打算多留,而且鬼灯当初也叮嘱过,如果非此间人最好办完事情尽快脱离此方世界,不然就很容易被世界法则盯上。
  人和刀一个不落全部到齐后,定位罗盘开启,淡金色的光形成一道通天的光柱,光柱中的人一个一个陆续从这片忍者大陆上消失了。
  千鸟最后看了一眼这片大陆,这个佐助的故乡,也是自己诞生的地方,承载了千鸟大部分的记忆。这里是千鸟的来处,但注定不是佐助和千鸟的归处。他们的未来将在一片新的天地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