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缘
作者:把爷大锤拿来      更新:2024-02-12 15:50      字数:4023
  许承歌提手将人甩至门上,怒声道:“滚去把人都喊来。”
  三姐刚回,许承烟担心,便一直关注着书房的动静,听手下人说三殿下勃然大怒,她便匆匆赶到书房,只见原本跪在院里的人,领头的几个又跪在了屋里。
  许承烟去瞥她三姐,立身于堂前,双目赤红,唇色煞白,向来淡然的脸庞满是怒意,就像那夜一样。
  可若说在狼烟千里、西北荒漠的将军帐中许承烟见到的阿姐是雷霆之怒,今夜的阿姐眼里更多是惊惧与恼意。西北长达几年的战争已平,什么事,还值得许承歌波动至此?
  许承歌瞧见许承烟立在门口,并不避讳,她只是觑着跪在最前面的面容坚毅的男子,沉着声道:“影一,你自小便被父皇指着跟在孤身边,如今办事却接连失手,不知你是谁的人,是否需要自清门户?”
  影一垂首,说:“属下只忠殿下一人,办事不力,求殿下责罚。”
  责罚?“呵。”许承歌挥袖转身,攥紧手落下泪。
  怎样责罚才能赔她一个意气风发、才艺双绝的孟矜,而不是如今,只能担着灭族之恨、苟活于乡间农舍的孟夫子。
  房内空气凝滞,许承烟看着狼藉的书房,开口说:“都先下去吧。”
  许承烟将许承歌扶到榻上,才发现阿姐含泪。许承烟的记忆里,除却茹贵妃病薨,九岁的许承歌悲拗痛苦,便再也没见过她掉过一滴泪。
  许承烟便跪坐在榻前,握住许承歌的手安抚道:“阿姐......”
  两人半晌无言,许承歌坐到子夜,突然朗声大笑:“哈哈哈哈哈...”眼里尽是哀痛,“好啊,孤竟被人当刀使。”
  许承烟见许承歌恢复往日精气神,便叫了侍女敛秋端了水进来,亲自拧了帕子想为她擦脸,许承歌愣了一下,自己伸手接过。
  “两月前,你我在青琅城接到密报,父皇龙体抱恙。”“是,然后阿姐担心京中生变,便带着几人,低调回京。”
  “我便带着影二和一队人,走落霞山的山道。没曾想北山山匪埋伏在山间,欲置孤于死地。”说到这,许承歌的凤眸沉了下来,许承烟听了,竟也有一丝心颤。
  “影二到底没做绝,趁我不备,将我打昏,丢下了山坡......而后被一户猎户收留,我醒后就要走,不曾想信期已至,体弱,不知撞到哪里便失了忆。”
  许承歌想起什么,凤眼一眯,神色怀念又掺着哀痛。“......过在山里过了两三日被一女子捡回了家。”
  许承烟只觉她三姐这次回来有何不同了,原来竟是和女子有了纠缠。她皱着眉冷声开口:“那女子,对你行了不轨之事?”许承歌轻摇头,道:“说来话长,只是,我心悦她。”
  “那为何......”为何引得阿姐落泪?许承烟略略思索,问道:“莫非是别人派来的细作?”许承歌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道:
  “你可还记得,年前最后一仗,三千将士死守青云城,军粮被掠。”“记得。”
  “此案件中,被推出来的废子之一,户部侍郎孟子义便是那女子的父亲。”
  许承烟略略吃惊,她怎会忘了许承歌那时心中怒火,查验几番后发现军中副将勾连朝中官员行偷盗军饷之事,孟子义也不甚清白。待将战场打理完,许承歌时隔三年回京,上奏皇帝。
  朝中上下只知,皇帝与三皇女密谈后,第二日便在早朝上宣了此事交由御史台会审。在皇帝默许、许承歌施压的情形下,最后将参与此贪污卖国案的官员一律处斩,其中几个举重若轻的人皆是下令抄九族。
  许承歌不知此举是否震慑到幕后之人,但乱国之人必定是要严惩不贷。事了后,她便又回了青州,好好整顿军中上下。
  “既已抄家,那女子何故又出现在姐姐身边?”
  许承歌听闻,瞧着垂着眸的许承烟,幽幽开口道:“孤回京时,孟矜在凌云寺中为她祖母祈福三个月,下令后便被抓了回来验明正身,当时应全家一起处斩。”许承歌站起身,走到窗前,望着空中皎月,叹道:“想来,是旁人替她赴死,孟子义早预到有这样一天。”
  许承烟也起身,走到许承歌身后站定,问:“那阿姐当如何处置那女子?”
  “......我也不知。”
  当今皇帝正处身强体壮的年纪,突生怪疾,两月前浑身麻痹,无法起身,众太医束手无策,见皇帝神思依旧敏捷才堪堪放心。皇帝命左右丞相监国,每日翰林院学士轮流进寝殿诵读奏折,皇帝口批。
  原本诊断后,有人就给远在青州的两皇女递了信,许承歌怕生事端、便悄然回京,没曾想半路遇害。影一在京中久等不来,便又飞鸽过去,与那边的影三通了信,才知殿下出事。许承烟就此声势浩大回京述职。
  许承歌一夜未眠,算着父皇起身的时辰,洗漱束发后便入了宫。宫人在里伺候洗漱,许承歌便立在殿外等候召见,没一会儿就等到了一弱冠男子。许承歌去瞧,那人穿着一件雪白云锦长袍,腰束月白祥云纹腰带,头上戴着小银冠,腰间挂了一块墨玉,很是贵气。来人见了她,笑弯了眼,欢喜不已,道:“三妹回来,一路辛苦了。”
  许承歌勾了红唇,浅笑点头:“二哥在榻前侍疾也是尽心尽力。”两人便安静了,只等到皇帝召见时,许承歌才一挥衣袖,偏头轻声道:“父皇抱恙一事中若有二哥一份,想来无甚好下场。”
  许承平停了脚步苦笑,许承歌径直踏步入殿,不再等他。
  李小花前几日有些咳嗽,今日正好赶上月休一日,孟若欢便带着李小花一起在山脚挖点生姜。许承歌已经走了好几日,孟若欢浑浑噩噩终是惊觉半月之约已过一半,心里难免有些期待,再加上“故地重游”,又到了山脚下,念起两人相守的日子,嘴角不禁带了笑。
  李小花瞧见了,也是灿然一笑,说:“夫子又想起阿情姐姐了?”终是寻了个能说话的人,孟若欢便坦然:“嗯...她走时说半月之后一定来接我,只是这一来一回怕是都要半个月呢。”
  小花听了眨眨眼,有些疑问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却还是咽了回去。她不敢问,万一阿情姐姐家里人不让她回来了,那该怎么办呢。
  孟若欢瞥到小姑娘欲言又止的样子,轻笑着说:“我相信她。”小傻子承诺过的。
  “夫子,待爹娘接我到了京中,到时候我就能找您玩了。”李小花拿着小锄头扒着土,想得清楚,若是自己经常去找夫子玩,想必夫子就不会寂寞了。
  孟若欢记起李千园买的小院地段,邻居都是商人家和小官小吏,离原本的孟家所在住坊并不太远。她调笑道:“好啊,只是,你如今都十四了,难道李大婶不想着为你寻个婆家吗?”
  李小花霎时脸红得像桃子,喃喃道:“夫子,说什么呢.....”
  孟若欢终是被逗乐了,捂嘴笑得开怀,好一会儿缓下来,说:“好了,不逗你了。只是喊夫子实在生疏得紧,以后你只管喊我姐姐就是了,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嘛...”大六岁罢了,孟若欢突然微恼,顿时觉得自己是个人老珠黄的老姑娘了,更何况已经不能算姑娘了...
  李小花倒是没觉出不对,只觉得喊姐姐能与孟若欢更亲近些。“夫...孟姐姐,只是不知京中有多繁华,小花最远也只去过仁阳县城,当时我和阿娘逛夜市的时候真是迷了眼。也不知京中姑娘好不好相处,我还想继续念书呢......”
  孟若欢静静听着,听着李小花对往后日子的向往,可天阳都城,对孟若欢来说,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府。她待李小花说完,莞尔一笑道:“都城自然很好,小花这么可爱,想来不久就有姑娘要争着跟你做好友呢。”......
  离约定之日愈近,孟若欢愈发紧张,尽管已经将都城中她已知的皇亲贵胄、上下官员都梳理了好多遍,却依旧心有余悸。全家上下,父母加上仆人共二十三口人命,再加上父母亲族不下百人,皆成了刀下亡魂。
  还有,还有孟若欢在无数个夜里都会梦到的侍女,自小陪她长大,两人亲如姐妹,几年前父亲便将卖身契还了她。小若便被父亲赐名孟若安,留在家中继续服侍孟矜。
  年前孟若欢带着小若去凌云寺住下,某日,她只记得一僧人将小若叫出门去,而后小若再进来时,便含了泪,哭着说:“小姐...”孟若欢刚放下手卷,小若便扑进她怀中抱着她,孟若欢还没来得及问怎么了,后颈一痛,便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孟若欢已在另一陌生厢房,天翻地覆。
  许承歌并未去接孟若欢。
  骑着大马的少女着天青色窄袖衣袍,身后跟着一辆宝丽雅致的马车,新门乡的农人哪见过这种架势,远远在田里瞧见,便纷纷扔了农具来围观。王二丫她娘又跟身边夫人嘀咕起来了;“哎,那姑娘看着可俊,比那方清骑马来还潇洒呐。哟,你看,停在李千园家了,也不知道是来接谁的。”
  门外一群人围着马车叽叽喳喳,门里气氛却丝毫不见轻松。
  孟若欢原本听见外面吵闹声,紧张得打开门,就见和许承歌如出一辙的呆瓜脸漠然瞧她。孟若欢的心便凉了半截,她还是先将许承烟请进了屋,安慰自己,至少阿情给自己有个交代不是吗?
  许承烟开口第一句话是:“阿姐病尚未好全,我替她来迎你。”孟若欢皱了眉,许承烟这语气算不上客气,下一句便是:“可我们家家事复杂,孟小姐恐怕不适合入府。”
  孟若欢舒了口气,笑着摇摇头道:“只要阿情愿意要我,我便不惧。”许承烟冷笑:“呵,她如今病还未好,怎知她真正所想?”“那她此刻需要我,我便要跟着她。 ”
  这话说的许承烟一噎,她是被这两人气到了。
  她不是没对孟若欢动过杀心,留这样一人在许承歌身边是最大隐患,可许承歌偏偏割舍不下。许承烟怎么敢动,孟若欢掉了一根头发,她都不好回去向许承歌复命。
  初初离间未成功,许承烟也无奈,只得耐心等孟若欢收拾行李,迎她回京。
  孟若欢上车前,不放心地叮嘱李小花,说:“小花你一人在家,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许承烟已翻身上马,望着噙着泪的小姑娘,道:“孟姑娘不必担心,我会留几人在这保护小丫头安全。”
  孟若欢感激地道了声谢,继续哄着李小花道:“小花爹当大官了,马上就来接你了,我先去京中等你,去你家小院儿找你玩。”
  许承烟耳聪目明,听见这话嘴角一抽,先是幽幽看了眼柔声软语的孟若欢,又看见李小花终是抽抽搭搭落了泪,忍不住问:“多大的官?”
  “保家卫国得的六品校尉。”孟若欢扭头朝许承烟眨眨眼,许承烟看着李小花湿漉漉的眼,话出口变了味儿:“嗯...想来一生平安喜乐无虞。”李小花不再哭了,轻轻抱了孟若欢一下便回了屋。
  孟若欢若有所思看了许承烟一眼,问:“还不知阿情是何身份?”
  许承烟只是说:“孟姑娘到了家中,可亲自问阿姐。”
  马车渐渐驶离新门乡,带着孟若欢的期望,驶向许承歌精心编织的囚牢。